首页 >  电视
她因《知否》表情包走红,早年曾和张国荣约饭
2019-11-09

.

动新闻出品



提到“刘琳”这个名字,只要你这两年还保留着看电视的习惯,就会立刻认出,这不就是电视剧《父母爱情》里的江德华吗!


《知否》剧照



电视剧《知否知否,应是绿肥红瘦》在开播不久时,刘琳饰演的“大娘子”就几次上了热搜。剧中的大娘子是赵丽颖饰演的明兰父亲的正房妻子,总想端着正妻的范儿,却因为智商不够,被家中的宠妾欺负,有点蠢萌的感觉。
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 彭子洋



采访刘琳的整个过程,更像是一个“表情包”的集合,时而夸张时而沮丧,聊起当年参演《夜半歌声》,还是个新人的她穿着军大衣,去参加张国荣的宴请往事,“大娘子”脱口而出“紧张死了”。
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张坤玉

人物摄影/新京报记者 彭子洋


地道北京人,从小就爱给自己“加戏”


2018年12月25日,刘琳为了新戏开通了微博,她笑称,“我实在不会这些。”不过,虽然刚玩微博没多久,但刘琳已经熟练掌握了如何使用表情包,还调侃称“我明明很严肃地生气,为啥成了表情包”,并和剧中饰演盛家老爷的刘钧,一同在场外复刻表情包场景。


刘琳与刘钧场外复刻表情包场景。


这两年还保留着看电视习惯的人不难发现,各个卫视不断地在重播着电视剧《父母爱情》。这也让刘琳收获了一众“大爷大妈粉”,“平时走在大街上就会有大爷大妈过来搂着我,就跟见到亲闺女一样,每次都是热泪盈眶,就好像我真的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”


刘琳也有一群自己的铁粉,不论她去哪工作,铁粉们都会去探班,有时候是送花,有时候是和她一起吃顿饭。“我就会想,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值得人家这么喜欢?所以,经常和他们说,咱们别是粉丝与偶像的关系,咱们就是好朋友。”


刘琳在《父母爱情》中,演活了农村劳动妇女江德华,这让很多人根本想不到她其实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。刘琳的父母和这行都没什么关系,而且总会教育她“不要太张扬,不要让大家都看着你。”她从小就喜欢表演,“差不多从上小学开始吧,没想过要干别的职业,就想着做演员。”



那个时候刘琳上过电视节目,参加过朗诵比赛,但就是不知道应该通过什么途径成为演员,“我记得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,都是上午上课下午休息,我就挂着钥匙自己一人在家呆着。幻想着各种情境然后沉浸其中,比如想象爸妈离婚了,我从法院里走出来,法官问我要跟谁过,但其实我父母关系很好。有时我会拉着姐姐和邻居,演不和睦的同事关系,要么就是在好朋友家演结婚,她是新娘子,我是伴娘,怎么发喜糖。”


与徐静蕾是同学,因长相导致接戏“受限”


初中毕业后,刘琳考入了中国儿童艺术剧院的培训机构,学习声乐、台词和表演。高三时,她出演了人生的第一部电影《高楼边》,和她搭戏的是朱旭、吕中和姜武。“我从小就不是一打眼特漂亮的姑娘,所以经常是候补队员,那部戏也是,开始人家选好了一个女孩,后来觉得不合适,说让我试一下,才最终定下来用我。”拍这部戏的同时,刘琳顺利地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,同班同学有徐静蕾、刘孜。


其实从上大学开始,刘琳就意识到了长相给自己带来的局限,“刚上大学的时候,我其实也没什么人生经历,但是我一演出来,别人就总觉得我是一个内心有过很多复杂经历的人。比如我们上学那会儿排《望乡》,我基本都是扮演阿崎婆,徐静蕾扮演女记者。”在校期间,刘琳经常扮演有年龄跨度的角色,她觉得正是这样的角色更好地锻炼了她塑造各种类型人物的能力。


《夜半歌声》剧照



大二那年,电影《夜半歌声》的副导演来学校选演员,“可能导演觉得我有一点害羞,即使到了现在我见导演都害羞,可就是那种感觉很像蓝蝶,最终挑中了我。”回忆起拍摄《夜半歌声》的那段经历,让刘琳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张国荣请她和黄磊吃饭。“有一天张国荣跟我俩说,今晚收工后我请你们吃饭,我当时简直紧张死了。我们那会儿拍戏都是穿着又脏又破的军大衣,就那样去了香格里拉饭店。服务员都是斜眼看我们的,我们也不管就往那儿一站。直到张国荣朝我们走过来,服务员的表情都变了。”


拍摄《夜半歌声》时,张国荣与刘琳、黄磊、吴倩莲合影。



刘琳那个时候是新人,刚到剧组的时候赶上张国荣请全组人吃涮羊肉,她也不敢跟别人说话,就一个劲儿低头吃,“突然间有一个人在后面拍拍我,回头一看是张国荣,他就说‘多吃一点,别拘束’,他的笑容我到现在都记得。”


错过“陌生人”,《香樟树》和梅婷成闺蜜


“大学毕业时,我们班一共17个人,五个人分到北影厂,五个人分到上影厂,都是我们班主任刘汁子老师一手包办跑下来的。”


毕业后,刘琳一直顺风顺水,先后拍摄了多部电影、电视剧,2000年还凭借电影《过年回家》获得了第13届新加坡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奖。2004年,刘琳和梅婷共同主演了电视剧《香樟树》,也正是这部戏,让刘琳被更多观众熟知。“这个戏是我的同班同学谢润推荐我去演的。当时我本来是要去排一个话剧的,他说这个角色特别适合你,你必须来。现在想想那会儿得到一个女一号也挺容易的,现在必须得流量达到多少你才有这资格。”


梅婷与刘琳。


也是这部戏,让刘琳和梅婷成了无话不说的好闺蜜。“其实,在那之前,梅婷演的《不要和陌生人说话》本来是找我去演她戏里的好朋友。我当时看了剧本,觉得太好了,后来我想:不对,我必须得演女一号,不然每天看着她演这么好的角色我要气死了。小的时候就是这样。后来人家说你又没有什么名气凭什么让你来演,然后我就没演。”梅婷后来还跟刘琳开玩笑说:“你看你,要不咱俩那个时候就认识了。”


其实,《香樟树》中刘琳的角色,最开始也是找梅婷演的,“因为梅婷一贯演的都是那种贤良忍让型的女性,那次梅婷想改变一下,所以选择了司马小杉,司马小杉那个角色更率性一点,幸亏她演了那角色我才有机会演陶妮。”


拍完《父母爱情》,升级做母亲


在拍《父母爱情》之前,刘琳和梅婷本来要一起拍另外一部戏的,结果两个人都没被选上。“我俩很生气说:走吧,咱俩去上海旅游一趟。等回来之后我就接到了《父母爱情》的本子。”刘琳在家看剧本,刚看到前几集,心里有点不想接,没过两天梅婷给她打电话,得知梅婷也接了这部戏,刘琳很开心,她跟梅婷抱怨说:“我这个角色怎么这样啊,我想要端庄一点大气一点漂亮一点的,要演内心戏,谁要演这种?”梅婷劝刘琳接着往后看剧本,“她说后边这个角色太好了,等我整个剧本看下来觉得真的是太棒了,之后我们两个人就愉快地在一起拍了四个月。”刘琳一直觉得自己算是比较有演戏天赋的,而《父母爱情》让她的表演又上了一个台阶。


《父母爱情》剧照


拍戏时,刘琳和梅婷几乎每天都腻在一起,“我们那会儿住的宿舍楼下就是棚,演完就到楼上化妆然后再下去演,每天就跟在家里生活一样,不拍戏的时候我们两个人就一起叫个外卖,一起吃饭一起看剧本一起对台词,一起说第二天的戏怎么演会好玩,今天这戏哪点演得不好。”


戏拍完了,刘琳也迎来了人生的新阶段,即将升级为母亲。“先是我怀孕,三个月之后梅婷也怀孕了,简直太奇妙了。”生完孩子后,刘琳一直坚持母乳,孩子到了2岁她才陆续开始接戏,但也大多是客串一些小角色。


刘琳和儿子。



《知否》的导演张开宙是《父母爱情》的摄影师,所以他对刘琳非常了解。“他希望这个角色是有一点泼辣,强势之余再加一点喜剧的色彩,这个角色一开始就一直在那儿骂,我还怕观众不接受,但是导演一直鼓励我,‘姐你就好好演,你怎么演我都觉得特好’,每次他都会这么鼓励我。”


【新鲜问答】


新京报:因为《知否》和朱一龙合作,看你在微博上还晒了他的签名?


刘琳:都是因为我身边的工作人员,还有我们家亲戚,我的那些侄女,一听说我跟朱一龙合作,就说你能不能要张签名照,那我得满足她们。我没有朱一龙的微信,通过刘钧,就是戏里的盛老爷帮我去说了一下,人家就答应了,我总觉得要感谢人家一下,然后在微博上就谢谢了他。


刘琳在微博晒朱一龙签名照。


其实,拍戏的时候我们没有什么对手戏,但是会见到他。他会很有礼貌地说“你好,老师好”,然后就走掉了,飘过去了。你也找不到他,他就自己躲在一个角落里特别安静。我记得有一次我们拍某场戏,他一直在给人搭戏,就是没有拍到他的时候,也会给人家对视线什么的,人非常好。


新京报:和梅婷是好闺蜜,孩子也差不多大,平时是不是经常一起玩耍?


刘琳:我家这孩子来得太慢,之前要了很久都没成功,终于来了,所以我就管他叫蜗牛。梅婷家的孩子完全是没有任何预兆就来了,所以叫快快。他俩经常在一起玩,而且快快特愿意和小蜗牛一起玩,可能小蜗牛秉承了他爸爸的气质,挺老实挺厚道的,也不太跟小妹妹争。


新京报:生了宝宝之后,最大的变化是什么?


刘琳:更宽容也更包容了,这是我觉得生孩子和没孩子最大的不同。我没生孩子之前,偶尔也会计较一些事情,也会看不惯一些事情,但是生孩子后真的更能体会别人的良苦用心,也能体会到孩子的感受和感情。所以我拍《知否》的时候,如果三天没我的戏,就会飞回北京看孩子,基本挣的钱都花在飞机票上了。


新京报记者 张坤玉  人物摄影 彭子洋 

编辑 吴冬妮  校对 赵琳

Copyright © 2012-2019   www.dcgcanvas.com    版权所有   

本站部份内容来源自网络,文字、素材、图片版权属于原作者,本站转载素材仅供大家欣赏和分享,切勿做为商业目的使用。

如果侵害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您及时与我们,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相关内容!